返回目录

新开户送体验金

第182章 挨打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驾校的两辆车才来。

    科目四考试很简单,王平安几分钟就考过了,拿驾证的时候,需要一套仪式流程,搞完之后,才拿到他梦寐以求的驾证。

    重新到驾校时,雨仍没有停歇。

    等候在驾校门口的那名赌徒,眼珠子瞪得像兔子一样,为了防止自己睡着,他用钉子在身上刺了几个小窟窿,疼得龇牙咧嘴,才没有睡觉。

    看到王平安从普桑教练车里下来,那名赌徒兴奋坏了。

    “猫蛋哥,王平安来了,我看到他开动了自己的皮卡车,还有一个年轻女人坐上了他的车。无证载客,是不是罪名更重?”

    “你特么的少管闲事,我们在山路上淋了两三个小时了,今天要是查不到王平安的车,头我抽死你!”

    电话里,传来猫蛋愤怒的声音。

    任谁在山路上等了几个小时,脾气都不会太好。

    王平安开车带着钱多多,经过大门口的时候,奇怪的说道:“这个家伙有点面熟啊?吃早饭的时候,似乎见过他,刚去考试时,也见他在门口蹲着,现在还在这里蹲着,吃太多包子,便秘了?”

    “看他模样,就不像好人,你得当心,是不是猫蛋那些人,又想半路查车?”女人的直觉很可怕,钱多多一语中的,猜中了事实真相。

    “我有证,不怕他们。”王平安洋洋得意,经过一番努力,人生中又多了一个证,必须炫耀一下。

    “可是猫蛋人多,如果他们真要欺负你,那该怎么办?要不,我帮你找人说和一下?”

    “我有证,不怕他们。”王平安再次郑重答,信心满满,没有丝毫担忧。

    “”钱多多很聪明,听出王平安话中的意思,他说有证,前后的含义,肯定不一样。

    王平安开车很熟练,穿过街道上密集混乱的人群,把她送到镇政府楼前,这才返。

    “打架了,前面有人打架喽!好几个人打一个,太惨了!”

    “王井村的村主任王景义被人打了,哈哈,那老货整天看不起人,这被人打得满脸开花,真过瘾啊。”

    “听说王景义帮他外甥卖小鸡苗,说是价格便宜,其实都是生病的鸡苗。有好几家养殖户,买到手的鸡苗,全部死光了,告状都没用!大家气不过,只好逮住他,暴打一顿啦!”

    王平安打开车窗,可以清晰的听到大街上众人的议论,前面围观的人太多了,他只好打车停在路边,凑过去,想看看王景义挨打的惨样。

    哦不,其实是想拉架,劝解一下愤怒的众人,别打出人命!

    “救命啊,别打了,真不关我的事情啊!是钱振多那小子搞出来的事,你们打他去啊!”

    “说句实话,我只赚了几百块钱的介绍费,早知道那是生病的小鸡苗,说什么我也不会帮他介绍客户啊!”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因为我是国家干部,我是王井村的村长,不会说谎的!我现在也满世界找他!特么的,那孙子把我害惨啦!”

    王景义被人打得满脸是血,跪在泥水里,瑟瑟发抖,又哭又喊,想要众人停手,别再打了。

    王平安挤过去的时候,看到五个人转着他打。

    其中一个王平安曾见过,是米店村的男子,叫米敬友,曾开着车,往王景义家里倾倒死小鸡。

    “少废话,我管你是什么村长,骗了大家,就得赔偿!我们找不到钱振多,只能找你算账!别废话,赶紧赔钱!”

    米敬友最凶,也是带头打人者,其他四名男子,其中有两名老实巴交的,只是跟着打,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想劝住米敬友,别再打了,怕打出人命。

    “我没收你们的钱,为啥让我赔啊?”王景义心中愤怒啊,憋屈啊!但是,此时,他只能装可怜。

    “当初是你介绍的,你不赔,我们就打你!”米敬友说着,一脚踹在王景义脸上,把他的鼻子都踹歪了。

    王景义倒在地上,捂着鼻子惨叫,以为下面又将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打骂,却没想到,对方高高抬起的脚,半天没有落下。

    王平安出手了,一把揪住米敬友的脖子,右脚一抬,拦住他将要落下去的脚。

    王平安平时也讨厌王景义,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村的爷们,在街上被外村的男人围着打,总要出手管一管的。

    不然传到村里,会被人戳脊梁骨。

    “行了吧?打几下,解解气就算了。真往死里打,他出了事,你们一家老小,以后怎么办?”

    王平安说着,一把推开米敬友,把王景义从地上扶了起来。

    米敬友这么魁梧的身体,在王平安面前,像小孩子一样,轻轻一推,就差点把他推个大跟头。

    “你是谁?别多管闲事啊”

    “二宝,你来了啊哎哟,你得救我啊,叔快被他们打死了!快帮我打派出所电话,我的手机被他们砸碎了。”

    王景义抓住王平安的手,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激动得老泪纵横,牙齿被人打掉一颗,有点漏风。

    看来这一会,他没少挨打,伤得不轻。

    “行行行,电话给你,你自己打吧,我不记得派出所的电话。”王平安说着,把手机递给王景义。

    米敬友咬牙怒道:“大伙一起上,不能让他打电话,既然这小子找死,连他一起打。”

    说着,他一拳打向王平安的面颊。

    王平安伸手接住,轻轻一推,把他推出四五步。

    没下重手,因为这些人,也是受害者,投诉无门,才来暴打王景义。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和米敬友这些人一样,也是受害者,如果自己的小鸡苗不是吃了沾染神农矿泉水的野草野菜,估计也会生病死光光。

    另外几人同样冲过来,拳打脚踢,都被王平安以超快的速度,轻易化解。

    没伤到他们,他们也没占到便宜。

    这种情况,王平安也很无奈,也很为难,深刻体会到,好人不好做。

    要不,装作不敌,把王景义留下,再让他们打一顿出气?

    但自己也是出来混的,就不要脸面了吗?

    要是传出去,以后怎么见人啊?

    正在王平安为难之时,不知是谁报的警,有几名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出现,控制住现场。

    “都住手,别打了,跟我们到派出所做一下笔录!”

    警服的震慑力,在花溪镇的民众眼中,还是很强的。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几个打人者,顿时怂了,老老实实,跟着他们,进入派出所。

    同一时间,在几里外的山路上,设卡查车的猫蛋一行人,已经急得快要发疯。

    “四喜,王平安到底开车去没有?”猫蛋忍不住,又拨打一个电话,催促道。

    “报告蛋哥,王平安他、他已经进了派出所!”眼睛像兔子一样的跟踪者四喜,也不知道该怎么答了。

    “什么?有人提前查车了?把他整进去了?”猫蛋惊喜的问道。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