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开户送体验金

第一百九十一章 魔窟将启

    月亮的清辉洒落在古朴的小院中。楼台屋舍成片,园林相映成趣。

    沈余收起防护的阵法,打开小院的木门,邀请月夜中前来拜访他的李静馨到花厅中落座。

    李静馨穿着件黑色的长裙,中等身量,身段婀娜多姿。有一张白皙的鹅蛋脸,五官小巧而精致,眼眸漆黑如星。容颜娇美,长发齐肩。娴静的气质中带着少女的明媚。

    李静馨看看花厅的环境,柔声道:“李逍遥,这么晚还来打扰你,实在抱歉。”这一路行来,她和沈余虽然只是认识短短数日,但觉得他很靠谱。

    “修士哪里有什么晚不晚的?”沈余笑笑,做个手势。茶几上的茶壶凭空而起,给李静馨斟茶。

    “谢谢。”李静馨犹豫了一下,道:“我想和师兄一起进魔窟,但是师兄不肯让我进去。李逍遥,魔窟里面真的很危险?尊者都不能保护我吗?”

    沈余懂李静馨的心思,直白的道:“李姑娘,以你的水准,即便是聚灵三层境界,但是恐怕在魔窟的第一层就会有危险。动少不让你去确实是为你考虑。你也不想成为拖油瓶吧?”

    小白兔在修真界很危险的。

    李静馨气结,聚灵三层的修士会是拖油瓶?她性格柔弱,倒没有恼怒,低下头,柔声道:“谢谢!”

    沈余点点头,送李静馨离开后,并没有接着修炼,在小院中踱步,思索着接下来的魔窟之行。

    大漠魔窟一共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墓室。墓室有着各种机关,丹药、秘籍。第二层是灵气充沛的山林。前世里,他和明月师姐只探索到第二层就返。第三层中有什么,他并不知道。

    只知道,很多修士陨落在第三层中。包括现在还在落城给他守卫“老家”的湘南刀客夏良辰。

    “明月师姐已经到来。我最好能和她组队,先混个脸熟。其次,我需要借助墓地里的灵气,尽快将丹田内的灵晶修炼到24粒。达到临界点。然后寻求契机突破聚三问道。”

    “墓地里必定是恶战连连。我还得先把幽冥剑祭练一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李廷尉看好我,愿意庇护我,但是,我何须庇护?那些人,不过是插标卖首!给我当运输大队队长而已。”

    大漠中的小镇,如同散乱的摊子般铺开,道路四通八达。

    天师道设下的据点在小镇的西边。看着是五开四进的院落,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这种空间阵法,类似于储物袋的运用,并非修真界中至高的法则之力,只是阵法上的运用。二级法阵就可以做到。

    大堂之中,天师道的尊者、老道张勋正沉着脸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中。

    一名天师道的聚灵境弟子汇报道:“师伯,那小子这半个月都龟缩在羽林卫的院落中,从未外出。我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张勋声音寒冷的道:“广寒宫那边对联手的建议怎么说?”他要活捉李逍遥,多一份力量多一份保障。

    “广寒宫的卫尊重拒绝了我们的建议。”

    张勋冷哼一声,“哼,她是怕我们下手太狠,鸡飞蛋打。这次老道拼却不要魔窟中的机缘,也要先拿下这个小子。”

    众弟子齐声道:“是,师伯。”

    同一时间,距离大漠小镇百里的地方,在一处沙漠的山丘之下,亦隐藏着一个小规模的据点。

    黑色的阵纹在灵石的作用下闪烁。

    阵法中,略显粗犷的营地屋舍蔓延开。正中的府邸中,一名艳丽的成熟美妇正侧卧在床榻上,胸前双峰丰满,薄纱遮体曼妙丰腴的娇躯若隐若现,令人面红耳赤。仿佛带着无尽的魔力。

    正是血灵门的门主南宫樱。身边侍立着四名娇媚的丫鬟。

    释博跪在地上,低着头,看都不敢看南宫樱一眼,小声汇报着情况,“九幽宫的武田贤人三人已经身亡。消息确凿。尸体被羽林卫领走,身上的财务全部归李逍遥。”

    南宫樱娇笑道:“没用的东西!还敢称日本百年一出的天才。”声音在笑,如同银铃,但语气却是寒冷,构成一种很妖异的感觉。她再道:“可查出李逍遥到底是何人?”

    释博道:“弟子无能,没有查出来。此人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有传闻他是天外来客。”

    南宫樱嘴唇微微翘起,不屑的道:“天外来客?天路早就断绝百年,地球灵气不复苏,通往中央星系的那些传送阵根本不会启用。谁会来灵气干枯的地方历练?”

    释博呆一呆,这些秘闻他闻所未闻。就现代的科学解释,不是银河系中没有察觉到其他人类吗?

    南宫樱咯咯笑一声,道:“释博,今晚陪我。”

    “弟弟子”释博给这句话吓的魂飞天外,牙齿打颤。他本是聚灵修士,但禁不住诱惑,只陪师祖母缠绵一晚,就被吸的境界跌落到练气境。女人虽好,但实力更重要。

    南宫樱不容置疑的道:“咯咯,就这么定了。”

    姜家驻地。

    祁连派的詹老道在静室中打坐,头戴一顶上清冠,更添神仙气韵。

    门口他的首席弟子羊高悄然的进来,低声道:“师傅,那沈余还未现身。只怕不会来了。弟子打听得清楚,半月前李逍遥一招击杀聚灵五层的武田贤人。此人会是弟子的劲敌。”

    詹老道微微眯着眼睛,徐徐的道:“不着急。沈余一定会来的。否则他一介散修如何有修炼资源。修炼之道,以战养战是不错的。我甚至怀疑这李逍遥就是他。”

    羊高道:“只是两人用的功法、武器完全不一样。修真界谁能同时修炼出两种精妙的功法呢?”

    詹老道道:“嗯。所以为师只是怀疑。你遇到李逍遥时,稍稍退却,不要与之争锋。待为师击杀沈余,晋级尊者,自会给你找来一部高深的功法。”

    羊高笑着拱手,“谢师尊。”

    就在师徒二人对话时,姜道子拜访洛明月来,和祖母姜雅说着话,“祖母,为何家族要让詹老道出手对付沈余,有禁器,有养神丹,家里的那些师叔伯们都可以必胜。”

    姜雅一副老妪模样,带着姜道子在庭院里散步,暮春时节,园林中枝叶茂盛,“羽林卫的李廷尉看好此人,我们姜家不得不有所顾忌。你真以为夏家被搞的灰溜溜的找广寒宫庇护是沈余的原因?就算夏家被日月宗渗透,何至于此?”

    姜道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廷尉,这是压在所有宗门头上的一座大山。但是,听闻江湖中对他不满的人正在增多。

    姜雅微笑着,孺子可教。

    就在这时,姜雅神情微动。她感受道储物手镯中的血煞令忽而剧烈的震动起来。姜雅取出血煞令,只见黝黑的令牌上泛出刺眼的红光。她抬头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令牌所指的方向。

    天际边仿佛有火山在喷发一样,在午后时分,染透半边天。

    姜雅喝道:“道子,准备出发!魔窟要开启了。”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