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开户送体验金

第三百一十章 朕差点就见不到大伴!【2更】

    韩坤眼睛一眯道:“陛下,这些乱臣贼子之辈,实在是该杀,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末将愿意将这些乱臣贼子尽数拿下,献于陛下殿前!”

    朱厚照微微摇头道:“不急,不急,且让朕看看,到底有哪些人想要图谋不轨!”

    正当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自大帐门口处大步行来,身着蟒服,披着大氅,一身的风尘,径自而来冲着坐在那里的朱厚照一礼:“臣楚毅,拜见陛下!”

    说实话看到楚毅的时候,朱厚照真的是愣了一下,虽然说根据东厂的情报,楚毅就在这一两天之内抵京,可是朱厚照真的是没想到楚毅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楚毅的一刹那,朱厚照不禁身子微微一颤,眼睛忍不住一酸,带着几分鼻音颤声道:“大伴,朕朕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楚毅起身,冲着邵元节、韩坤二人点了点头,两人看到天子那般反应对视一眼,向着楚毅拱手一礼退出了大帐。

    目光落在朱厚照那包扎起来的腿上,楚毅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来伸手搭在朱厚照的手腕之上,内息在朱厚照体内流转一周天,脸上的担忧之色舒展开来。

    朱厚照深吸一口气,拉着楚毅的手,脸上带着几分喜色道:“大伴来,朕便安心了!”

    楚毅落座,看着朱厚照道:“是臣疏忽了,不曾想这些人竟然如此之丧心病狂,连火药都能够运进宫去,若非陛下洪福齐天,臣怕是要后悔莫及”

    朱厚照轻笑道:“大伴莫要自责,莫说是你,即便是朕也想不到这些人竟然会如此之疯狂,不过朕也不差,将计就计,直接离宫来了这军中,朕倒是要看看,这满朝文武,谁忠谁奸!”

    说到这些,朱厚照脸上带着几分炫耀之意,似乎是在向楚毅说他此举是不是很是明智。

    楚毅对朱厚照那是再熟悉不过了,只看朱厚照这般的神色就知道朱厚照的意思。

    轻笑一声,楚毅点了点头道:“陛下此举的确是可谓神来之笔,大大的出乎那些人的预料,怕是没有谁会想到陛下竟然会选择悄然出宫。”

    被楚毅一番称赞,朱厚照轻咳一声道:“其实其实朕想看看谁忠谁奸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就是朕在紫禁城之中他们都能够派人行刺于朕,就连火药都能够运进宫中,朕实在是担心他们一击不成会狗急跳墙接连刺杀于朕。所以朕便趁机出宫,藏身于这军中。”

    楚毅看朱厚照之神色心中一声轻叹,说实话,朱厚照这皇帝做到这般程度也真的是够憋屈的。

    堂堂一国之主,在皇宫之中被刺杀那倒也罢了,竟然不得不藏身于军营以躲避危机。

    可是想到那些人的疯狂,楚毅还真的不敢保证朱厚照的担心会不会发生。

    这些人先是对付皇后,试图谋害未来皇子,接着又行刺天子,原本应该是天子最放心的紫禁城,就像是一个不设防的所在,接连被刺客潜入,莫说没有多少安全感的朱厚照了,恐怕换做其他人处在朱厚照那种处境,也不会比朱厚照好多少。

    朱厚照眼中满是杀机,攥紧了拳头道:“大伴,朕真的想要杀人,你是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堂堂定边伯许尚竟然亲自前来劝说韩坤,一出手便是加之叁拾万两的礼物,那一刻朕差点忍不住踢翻了那屏风,一剑刺死许尚这奸佞之辈。”

    说着朱厚照带着几分笑意道:“可是最后朕还是忍住了,朕不急着杀他们,朕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还有哪些同党,这一次朕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杀他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只听朱厚照之言就知道朱厚照这次到底是被刺激的有多深。

    楚毅点了点头道:“陛下既然有此心,臣定然助陛下将这些人一一挖出来,以绝后患!”

    朱厚照长袖一甩道:“朕就在这军中再呆上几日,也好让他们尽情的去发挥一下,否则的话,他们岂不是要非常失望!”

    楚毅眉头一挑向着朱厚照道:“陛下,此举甚妙,不过有一点陛下却是要知道,人心难测,陛下可以躲上一时,但是时间若是久了的话,就算是假的,那也要成真了,忠心会因时而变的。”

    听到楚毅这么说,朱厚照也不是傻子,立刻就意识到他这般引蛇出洞之举看似很妙,实际上同样也是隐患不小。

    朝中忠心耿直之大臣同样也有不少,虽然说只是一小部分,但是这些人的确是对他忠心耿耿。

    但是正是因为这些人忠于朝廷,如果朱厚照长时间不现身的话,只怕也要从失踪变成驾崩了,到了那个时候,国不可一日无君,这些忠心耿耿之大臣,也必然要面临站队的选择。

    眼见朱厚照神色变幻不定,楚毅便知道朱厚照已经想到了其中的利害。

    目光落在楚毅身上,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莫非是要朕即刻宫不成?”

    楚毅微微一笑,缓缓摇了摇头,低声言语几句,朱厚照听了不禁眼睛一亮,击掌赞叹道:“好主意!”

    紫禁城,咸熙宫

    咸熙宫做为太后住处,自是大气、端庄,雅致之所在。

    后人提及明清太后居所,第一时间所相当的便是慈宁宫,然而慈宁宫始建于嘉靖年间,也就是说至少要数十年之后,紫禁城之中才有慈宁宫。

    而现在太后之居所便是咸熙宫。

    张太后面色之上难以掩饰一片疲倦之色,天子失踪已经足足有三日之久,虽然说太后张氏派了人几乎要将整个紫禁城掘地三尺,却也没有寻到天子的任何踪迹。

    哪怕是心中无法接受天子有极大可能丧生于乾清宫大火之中,但是寻不到天子踪迹,就算是太后那一颗心也渐渐的沉了下去。

    谷大用怯生生的进入大殿之中,看到坐在那里的太后,脸上露出几分苦涩上前施礼道:“奴婢见过太后。”

    太后张氏猛然之间抬头,盯着谷大用,眼中带着几分期冀之色道:“谷大用,可是有了皇儿的消息?”

    谷大用苦涩的摇了摇头。

    太后眼中期冀之色转瞬变得黯淡,随即怒道:“给我派人去找,找不到皇儿,哀家绝对饶不了你们!”

    “太后,太后,大喜啊”

    就在太后发怒的时候,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见胡翼满面胡茬,一脸疲惫,可是却禁不住透着无限欢喜之色噗通拜倒于地。

    太后不由眼睛一亮盯着胡翼颤声道:“胡翼统领,是不是有了皇儿的消息?”

    胡翼一脸喜色道:“禀太后,皇上找到了!”

    太后豁然起身,整个人因为起的太急,血气上涌,眼睛一黑差点栽倒,所幸身旁侍女上前一把将太后给扶住。

    缓了缓,太后禁不住喜极而泣道:“天佑我儿,天佑我儿啊!”

    皇帝被找到的消息一下子就在宫中传开了,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立刻被时刻关注着宫中变化的那些人知晓。

    刚刚拜访了一位内阁阁老到住处的木斋公心情非常之好,并不是所有的内阁阁臣都如焦芳一般不识时务,至少他这两日拜访的那几位内阁阁老虽然说没有一口答应,但是看其态度也明显对其提议不排斥,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无非就是在等宫中确切的消息传出。

    一旦确定天子驾崩的消息,这些内阁阁老便会一同奏请太后,选立新君。

    到住处,随其自江南入京的几名弟子一眼就能够看到自家老师脸上的喜色。

    这两日木斋公脸上那可是从来都没有断过喜色的,只要看到其脸上的喜色,做为弟子就知道自己老师出去拜访朝中大臣肯定是收获不小。

    能够被木斋公随身带来,显然这几名弟子皆是木斋公所信重的弟子,再说了,这几名弟子皆是出身于江南豪绅、海商之家,甚至可以说他们背后的家族便是此番谋划行刺天子,试图改天换地之举的主导者。

    徐桐上前一步扶着自家老师下了马车,一边向着院子当中行去一边道:“看老师心情不差,想来此番前去拜访吴尚,应该一切顺利吧。”

    捋着胡须,木斋公轻笑道:“吴尚与为师交情莫逆,老夫亲自前去,道明厉害关系,他自然知晓该作何选择。”

    徐桐服侍木斋公落座,一旁自有弟子将茶水奉上。

    徐桐笑着道:“老师这几日可谓是马不停蹄,接连拜访朝中重臣,大半的大臣都对老师之提议有兴趣,如今就等宫中传出天子驾崩的消息了。”

    木斋公捋着胡须微微点头道:“是啊,如今便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传出天子驾崩的消息,则大局可定矣!”

    边上一名弟子道:“可是宫中迟迟没有传出天子驾崩的消息,却是不知要等上多久!”

    木斋公眼睛一眯,冷笑一声道:“太后一介女流,她能够稳住大内一时,却是稳不了一世,三日五日天子不出面那倒也罢了,一旦时日久了,就是百官那里都不答应!”

    第二更,继续码字去,求月票。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