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开户送体验金

第十六章 就认钱

    小木匠吃了一根软钉子,知晓这事儿可能不太好谈论。戚师傅这般说,也是为了他好,所以也不再继续查探。

    四人忙碌一宿,等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工棚里面来的时候,几人将那棺材盖给抬了上去,并拢起来。

    戚师傅借着那照进来的阳光,瞧见打磨抛光过后的棺柩本身,上面那九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个个腾云驾雾,竟然有呼之欲出的架势。

    不但如此,整个空间中,隐隐有那龙吟之声响起,不断徘徊荡,震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莫名间,竟然有一种想要跪下来的臣服感。

    戚师傅和两个徒弟哪里瞧见过这等场面,当下也是膝盖骨都软了,直接跪倒在地去,而小木匠毕竟胸口有条真龙之灵,则显得淡定许多。

    他往后退了两步,后背靠着一根木柱子,欣赏着自己忙碌一夜的作品,心中浮现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得意。

    这,才是手艺人为之追求的快乐。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这气氛的时候,工棚外面走进来几人,领头的那个,却正是昨日将小木匠带到这儿来的那福总管。

    他瞧见阳光之下的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随后对身边一个脸色严肃、浑身贵气的男子说道:“三爷,你看看,我没有忽悠你吧?”

    那男子三十来岁,穿着一件黄色的绸缎马褂,大早上的,却是戴着一副圆形的墨镜,留着两撇小胡须,看上去非常高冷孤傲、很难相处的样子。

    但他瞧见小木匠他们花了一夜完成的作品,僵硬的脸上还是挤出了几分笑容来,颇有生硬地说道:“嗯,还行。”

    那福带着这男人走到了小木匠的面前来,指着他说道:“三爷,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屈十三,您刚才瞧见的那两个美女雕像,都是他亲手做出来的,另外这九龙拉棺柩,也是他带着老戚弄出来的老戚昨天可跟我说了,这位屈十三屈兄弟,学的是他们木工行当里面最厉害的鲁班斧,任意造化,端的厉害呢”

    那三爷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点头说道:“嗯,不错,不错。”

    那福这才跟小木匠介绍:“十三兄弟,这是我们三爷。”

    小木匠不卑不亢地说道:“三爷好。”

    他打完招呼,那福便对他说道:“十三兄弟,恭喜你啊。”

    小木匠莫名其妙,问:“喜从何来?”

    那福说道:“我今早跟三爷讲起了你的事情,还把你做的木雕给三爷看了,三爷很喜欢,他说你的手工木雕里,特别有灵性,想将你收于麾下,加入我们。你要知道,我们三爷一向严谨,眼界很高,非绝对厉害之人,是入不得他眼的,现如今他如此看重于你,甚至还让你加入我们,你说说,这不就是你的一场造化么?”

    小木匠懵逼了,有点儿搞不清楚对方的逻辑,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们?加入你们,是什么意思?”

    他着实是没有搞清楚状况,而那福则一脸骄傲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是皇族遗脉复国社,我们三爷,是大清皇室一脉,正宗的爱新觉罗氏,手握龙脉之力“

    他说了一通,满脸放光地说道:“只要是你加入了我们复国社,到时候你就能够得到那龙脉滋润,修为突飞猛进不说,日后复国成功了,大都督、大将军之职,也是唾手可得”

    他在这儿满嘴吹嘘呢,旁边的三爷却插了嘴:“那是之前,我现在属意你为新朝的工部尚书一职。”

    那福听了,立刻头拱手,陪着笑说道:“对,物尽其用,工部尚书正好,专业对口。”

    小木匠听到这两人一唱一和,勉强从那懵逼状态中走了出来。

    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遇到了两个神经病、疯子,在这儿一本正经地说着疯话呢,简直就是可怕。

    不过这个还不要紧,他比较关心的,是自己的酬劳。

    昨天他跟那福谈好了的,只要是能够让对方满意,到时候他有一千块大洋拿当然,昨天说的交付,是拿城里银号承认的银票来兑换,这样子比较方便一些。

    所以当那福过头来,又跟他大肆吹嘘的时候,小木匠忍不住打断了他,然后问道:“那总管,活儿你看了,觉得如何?”

    那福说我没有白看好你,活儿做得真不错。

    小木匠伸出手来,认真地说道:“既如此,那您方便的话,把酬劳给我吧。”

    那福一脸错愕,然后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我在跟你说未来,谈理想,说能够改变你一生的事情,你却跟我谈钱?”

    小木匠理所当然地说道:“不跟你谈钱,难道还谈感情吗?”

    那福有点儿崩溃了,红着双眼看他,而旁边的三爷却是听明白了,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你的答是拒绝加入,对么?”

    小木匠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拿钱救人呢。”

    三爷听了,转过头去看向了那福。

    他虽然戴着墨镜,看不出眼神,但脸色却冰冷如铁。

    随后他头也不地离开了。

    那福感受到了,有些慌张地追了上去,说道:“三爷,三爷,要不然您先去,我好好说服他您放心,我一定把事儿办得妥妥的”

    他这边还在努力劝解呢,小木匠却不合时宜地问道:“那老板,活儿我已经干完了,账麻烦你帮忙结一下,我这就走。”

    听到这话儿,原本追到门口的的那福,却是停下脚步,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他仿佛对待仇寇一般看着小木匠,一张微胖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小木匠,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

    小木匠理所当然地说道:“老板,咱们谈好了的啊,干活给钱,天经地义,你不能赖账吧?”

    那福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给了你一个无比辉煌的未来,让你从一介蝼蚁,变成能够主宰这华夏大地的大人物,而你却为了区区几百大洋,辜负了我的好心,放弃了这个你下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的机会,你为什么会这么蠢?”

    小木匠有点儿不耐烦了,说我听不懂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把钱给我。

    那福狞笑起来,点头说道:“好,好,好,要钱是吧?”

    他伸出手来,拍了三下。

    三道掌声响起,从工棚外涌进来七八人,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人,他们的手上都拿着刀剑,小木匠瞧见这架势,知道事情有点儿难以善了。

    很显然,那福从将他领来的时候,就没有打算付报酬这事。

    要是干得好,直接拉他进来入伙,要是干不好,轻则打一顿,重则直接灭口。

    自己简直就是直接掉进了狼窝里。

    小木匠头望去,瞧见那戚师傅和他的两个徒弟,早在三爷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撤出了棚子,显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遭。

    他忍不住苦笑,举起双手来,说道:“不然,钱我不要了,放我走?”

    那福瞧见他服了软,忍不住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你这人贱不贱?”

    他说着,却是挥手,对那些涌进来的打手说道:“教训他一顿,让他知晓我们大清复国社的厉害”

    那福说这话的时候,那股很明显的杀气淡了许多,显然他是打算将小木匠给打服了,然后慢慢地调教此人毕竟人才难得,这家伙的木工手艺是真的不错,能够让戚师傅如此敬佩的木匠,别说金陵城,周边几百里,恐怕都出不了几个。

    那些打手听了,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然后一个留着辫子的男人嘿嘿笑道:“我来”

    他做了个扩胸运动,薄薄的汗衫遮不住他夸张的肌肉,往前行走,仿佛一头人形怪兽,每一块肌肉里都仿佛蕴含着爆炸的力量,而脸上则挂着一抹残忍的微笑,很显然是想要将小木匠给玩残。

    这家伙的凶名很盛,他一开口,旁边那几个跃跃欲试的家伙立刻就停住了脚步。

    他们一边将小木匠给遥遥围住,一边戏谑地笑,有人嘿然说道:“赤鬼,悠着点,大总管的意思,是这人留着还有用,你别给弄死了。”

    那留着辫子的男人一边走,一边笑:“放心,我有分寸的。”

    他往前走,整个人的肤色因为兴奋而变得滚烫发红,双目也变得一片赤红起来,与他的外号,倒是完美的契合。

    赤鬼口中说“会有分寸”,并且还将两把短刀给别在了腰后去,但眼眸中露出来的凶光,以及双手不断张开与收紧时发出了那骨骼的喀嚓声,却显得杀气腾腾。

    他仿佛下一秒,就要将看上去有些削瘦的小木匠,给直接拧断脖子去。

    那福瞧见赤鬼这架势,虽然心底里很气,但也还是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出声警告一些赤鬼,不要玩得太过火了。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出言提醒的时候,赤鬼已经走到了小木匠跟前。

    他双脚一蹬,人便如猎豹一般,冲向了看上去有些惊慌失措、瑟瑟发抖的那屈十三去。

    啊

    旁观一众人等都变得兴奋起来,而赤鬼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陡然冲到小木匠跟前,口中怪笑,双手宛如鹰爪而出。

    就在这时,一抹刀光,将清晨的工棚给陡然照亮了。

    它迎着早晨的第一抹阳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和速度,斜斜地掠过了赤鬼的脖子,然后劈向了天空之上去,带着几滴血珠,落到了两丈之外的棺材上。

    唰!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